固形水

【雷安】收物帖!!

收晚安故事前10setD或者前十setC

【雷安】喜欢的作者整理


【雷安】回归牢笼

    我看了企鹅爹爹的图我激情写文,感谢@企鹅 产出那么香的粮。


以下才是正文↓


     脑补了骑士团因为某些原因和雷王星决裂的时候,骑士团为了表率需要刺杀王室下一代的继承人,于是派出了安哥执行任务。可是任务失败了,为了不暴露身份无论怎么审讯都没有说话。审讯官把刺客用来遮掩面容的纱布解开。脖子上的结松松垮垮,勉强把面纱绷在脸上。刺客果断地咬了他大拇指指腹,剧烈的痛感让他一时间没有回想起这个些许面熟的青年曾是王族的座上宾。黑衣刺客就这样隔着一层布料叼着他的嫩肉,睁大了眼睛瞪着他。审讯官掐着他的下巴,骂骂咧咧地把手挣脱出来,报复性地抽了一鞭,喝令着手下往死里打这个不要命的家伙。他打得还没解气,就被传令官止住,刚刚遭到刺杀的皇子说要亲自会会这个大胆的刺客。他还是不解气,愤恨地把面纱上的结抽紧,刺客闷哼了一声,不语。他瞥见刺客身上横亘的鞭印,使唤着手下给他找一件蔽体的衣服。


    他披着一张破袍子,带着浑身的伤痕,手被背缚,被守卫摁着脑袋,终于见到了他挂念着的人。他的衣着有些凌乱,但是依旧得体,用手掸去灰尘的动作还是那么的慵懒闲适。他就这样愣在原地,无视了让他跪下的命令,让旁边的看守给踹了小腿。他踉跄着往前倾,不自觉地用左腿撑住身体,被踹到的骨头一阵一阵地疼,他忍不住吸了一口气,没有站稳半跪了下来,可是他想到了什么,脸上浮现坚忍而又痛苦的神色,又咬着牙用伤腿站了起来。


    “哼”,上位者不在意似望着下面的可怜人们。在宽敞的殿堂里,连气音都能被清晰地听见。温暖的阳光被厚重的帷布阻挡在窗外,仅有的一盏灯吝啬地照耀着那王座所及,光和影在刺客面前被突兀地割裂开来。宫殿里安静着,沉默着。


    “让他过来,我倒是想看看是谁这么大胆想要刺杀我”,上位者的威压仿佛成了实质。他被扯着脖子上的链子向前拽,拖着一条半废的腿走得磕磕绊绊。他竭力着想把头低下,用刘海遮掩自己,皮带严丝合缝地约束着他的脖颈,他必须把下巴扬起来才能勉强呼吸。于是他不得不以一个奇怪的角度仰视前面的人。在不断晃动的视野里,那人就这样端正地坐着,垂下的刘海让他看不真切那人的表情。呼吸道受阻让他眼前的事物变得逐渐模糊,刺客捕捉到了他毫不掩饰的笑意。在昏暗的大堂里,他的笑容未免太刺眼了点。刺客这样想着,他就要这样笑着审判我,眼睛开始失控地乱瞟。听着自己嘶哑的呼吸声,太阳穴突突地疼,感受心脏搏动得越发厉害,刺客脚步虚浮,身体发软,终于坚持不住,跪在王座下,头直直地磕在那人翘起的二郎腿上。


    皇子丝毫不介意刺客的无礼,挥手屏退了想要上前的人。他慢慢地凑上前,盯着刺客逐渐回神的眼睛,耐心地诱导着,“说说看吧,你,效命于谁”,他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殿堂里,“是神使,又或者是太子”,他提高了音量,故作停顿,伏在他的耳边,状似亲昵, “还是骑士团呢。”他仿佛在阐述一个事实般,说出了骑士最不愿意面对的事。


    接着他满意地看到面前的人耳朵紧张得涨红,喉结滚动着,害怕得不敢说话,身体微微颤抖,拖在身后的锁链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他的眼光暗了下来,翘起的腿探向隐秘处,在众人的注视下,在旁人观察不到的角度,踩了上去。骑士呜咽的样子让他想起了被豢养的小猫求着主人爱抚。他眼里充满戏谑,他爱极了他的骑士隐忍而不敢出声的样子,他还想要看到他的小猫哭泣的样子,在他的身下登顶极乐的靡旎姿态。想到这里他控制不住地一寸寸摸上去,松开了脖子上的约束,“我还是看不习惯你被栓起来的样子”,指腹轻柔地划过喉结,亲昵呵护的样子像是在玩弄自己的宠物。“现在你不说也不要紧”,他捏紧了骑士的下巴,“反正我们的时间还很长,还有一整晚呢。”





end

渴望评论(ɔˆ ³(ˆ⌣ˆc)



最后的碎碎念

让我来夸夸企鹅爹爹的画风。线条流畅有条理,而且用上渐变的红色来体现体温高的地方(安哥都是红红的  嘿嘿嘿开始姨母笑)画面简单但是充满故事性,至少我能脑补好多(?)

谢谢看到这里的各位,不嫌弃我的文笔。

以上